《诗经》浅析【一】:祭祀与浪漫情怀

《诗经》浅析【一】:祭祀与浪漫情怀

  根据希腊神话记载,亚提士被瑞婀追求,最后在一棵松树下自毁阳身,狂呼而死。

为纪念这一爱情故事,松树便演化为『植物祭祀』的由来。

然而,有关祭祀的话题,在西方社会看来在是平常不过,但中国原始社会体系中却找不出类似宗教精神。 直到屈原所处的“战国时代”,『九歌』里‘东君形象’才或多或少有形而上性质的神祗关联。

其中最易错识眼辩的是扶桑一词。 扶桑见于『九歌』和『离骚』,东汉文学家王逸有云「扶桑,日所拂木也」;南宋理学家朱熹云「扶桑,木名,日出其下也」。 然不论扶桑具指何物,扶桑归根只是臆想的植物,难以担当“祭祀”重任。   《诗经》里有一个比较接近『植物祭祀』的例子,即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憇。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到这所述,中国文学才正式具有与希腊神话相似的『植物祭祀』一说,归结历史,是由于当时百姓崇敬召公,甘棠作为植物也从现实的形象被赋予人性特征的象征色彩。

  再说,关于《诗经》中浪漫情怀的寄托,可见《国风·桧风·隰有苌楚》一篇,原文:“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

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它是一首纯粹意义上的颂歌,此中‘反复’修辞法的运用,更合乎唱奏形式,只是类似这番浓厚浪漫色彩的表达,在『国风』里并不多见。 这点在英国著名诗人华兹华斯的诗作「水仙」中却可以找到相对的互衬。

都有借助浪漫主义的手法,试图挣脱社会约束,力图摆脱苛税或者揭示现实某面丑陋之能效。   值得注意的是,《诗经》作为我国古代诗歌的开端,它所表达的文学内质是“入世”。 上述「甘棠」与《国风·桧风·隰有苌楚》这类带有“宗教象征”或“极度的浪漫主义情怀”在《诗经》中则属于个例的篇幅。 总而概之,《诗经》里,草木大多只是古人创作时,为了“押韵,协韵脚”之类的用途,而用来衬托所阐述内容的艺术手法借用,当然草木在协助和扩大文艺创作时所赋予的象征,深化主题意境层面还是或些有所意义的。

〖未完待续〗。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出版著作的出版社怎么联系 情感分析师

{主关键词}
五年级数学天天练试题及答案2019.6.10(数的整除)

{主关键词}
专题16 氮及其重要化合物

{主关键词}
数字扩音器的吐逆与去如黄鹤

{主关键词}
医院安全生产投入管理制度word免费下载

{主关键词}
“史唱古今事,传医颂遗风”—— 熟手奸滑学院卖力南充市第五届藏匿旧历常识鬼斧神工与作品展演应允赛

{主关键词}
高中灿艳700字:我的梦中来往梦

{主关键词}
上班族减肥小窍门随时随地巧塑形

{主关键词}
有些事,看透,别说透

{主关键词}
美国无法阻挡多边主义历史趋势 访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 中国传统节日的故事

{主关键词}
两部委联合发文:水泥平板玻璃行业重申严禁新增产能

{主关键词}
姐弟恋 女人别犯“姐姐病”!